費曉瑞

feixiaorui

乘 物 游 

文/费晓瑞

 

余承家学,自幼书字,少年始学画,深知绘事乘古馨之香,非积学深厚者不能臻此化境,故不敢率尔为也。不知不言,未解不论。尝保守古人之真,体悟前人之朴。然传统博大,愈学愈知不足矣。

《易》曰道行而上,艺成而下,艺虽万变,而道不变,其以此也。自古圣贤哲文,多秉承大道小技之理。夫画者,从于心者也。画当存士夫气,忌匠气,切莫工有余而意韵寡。

瓷绘之事,技以器生,道以技用。“技”者,“巧”也。釉面滑腻无氤氲,故绘制需解油、料之特性。油大则抛,少油则滞;料厚则积,料薄则色寡;绘画时需见笔,切莫糊涂乱抹,用笔肥需见骨,瘦需见肉,不苟一笔。堆填须得水料之法,各色厚薄不同,标水识之,料干后均匀而不透底色即为合适。设色尚明净雅洁,典蕴含蓄,气格高古者为上。

余年未及而立,幸与画会二十年,见贤思齐之心未敢稍纵。潜心传统,缄默自守,参以造化,勤研慎习,每每悟及古贤之道,心气抒于笔端,心中顿生无尽畅快,乐在其中也。

 

癸巳年费晓瑞于珠山